本報記者 劉偉 1月9日發自晉江
  晉江祖昌體育館,又碰到了老熟人凱撒。
  作為福建隊本賽季第三位主帥,凱撒承認,在這兒執教的日子並不好過,“接手球隊七八場比賽,我的理念剛剛灌輸給隊員,球隊稍有點起色,可是,賽季馬上就要結束了。”
  從普拉達起,到凱撒止,福建隊本賽季一直處於動蕩與蕭條之中,洋帥更迭成了一個縮影。CBA第20個年頭,洋和尚的日子不好過了,他們越來越讀不懂中國籃球這本高深莫測的經文。洋和尚的遭遇,折射出CBA複雜的原生態,也成為窺視中國籃球倒退的一面鏡子。
  失利的“洋務運動”
  本賽季初,在堅持了五年的洋帥路線後,上海男籃宣佈馬躍南出任球隊主帥。這被滬上媒體解讀為,姚老闆向中國籃球的現實和潛規則低頭的一個信號,也標志著,姚老闆為期五年的“洋務運動”暫時告一段落,其跨度,從2009年炒掉恩師李秋平開始,到2014年馬躍南執教為止。
  2009年,姚老闆炒掉了恩師李秋平,宣佈美國人鄧華德執掌教鞭,上海籃球土帥當道的時代告一段落。李秋平下課以後,馬躍南上任之前,短短5年時間里,上海隊已經換了5任主帥。其中三位洋帥鄧華德、帕納吉奧、貝弗里奇為主,王勇、王群兩位土帥為輔,主要角色是“救火”,在洋帥更迭之間過渡。
  以洋帥為主的“洋務運動”,為上海隊留下的最佳戰績,是鄧華德執教的首個賽季,球隊闖入聯賽四強。其間,姚老闆也試圖通過追加對球隊的投入、改變小本經營的做法、高薪聘請外援,來提升球隊戰績,但始終沒有完成超越。
  從摒棄土帥使用洋帥,到如今回到原點,“姚之隊”總負責人章明基給出的解釋是,“由於球員長期不流動,我們形成了一些根深蒂固的圈子或山頭,這種複雜的關係讓外教難以想象。”
  洋帥逐漸邊緣化
  說起最近幾年執教相對成功的洋帥,東莞隊的澳洲主帥戈爾算是一個。有澳洲籃球教父之稱的戈爾,在東莞男籃已經執教了五個賽季,五年之間,他把東莞一幫年輕人,提升為CBA版圖上一支不容小覷的生力軍。
  不過,就是這樣一位在CBA浸淫五載、深諳CBA之道的老洋帥,本賽季也遭遇了危機。2014年12月5日,東莞隊在德比中慘敗於老大哥廣東,球隊教練組發生變動。執教東莞長達五個賽季的戈爾,被迫交出教鞭,助教李群正式履行主帥職責,負責臨場指揮。
  本賽季,掛職主帥或者執行主帥的洋帥,共有東莞、天津、江蘇、福建和佛山五個俱樂部。其中除了天津隊主帥納什帥位相對穩定外,其餘四隊洋帥,要麼下課,要麼被降格,或者充當過渡人選,並不在球隊未來計劃之列。
  值得一提是,在目前的聯賽排名中(截止到第29輪),前八名隊伍清一色土帥,只有戈爾帶領的東莞男籃,闖入季後賽幾率較大,其餘幾支隊伍,希望已經極其渺茫。
  誰壓制了“洋和尚”
  同中國足球“洋帥念經”大行其道相比,中國籃球行駛在一條反向車道上。事實上,除了CBA洋帥遇冷,國字號層面,洋帥同樣與中國籃協鬧出過不愉快。尤其是經歷了2013年亞錦賽慘敗,揚納基斯同中國籃協那場曠日持久而又頗具“羅生門”色彩的對掐之後,中國籃球對洋帥,似乎再也提不起興趣。
  2013年亞錦賽,中國男籃兵敗菲律賓,賽後,揚納基斯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。他指責籃協門外漢在12人名單的選擇上干涉過多,自己做不了主。
  揚納基斯同中國籃協的恩恩怨怨最終不了了之,被洋帥折騰得夠嗆的中國籃協,最終選擇讓土帥宮魯鳴出馬。一年之後,2014年西班牙世界杯上,老揚再次現身,對中國記者有關當年在華執教的提問,他說出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:“請讓主教練說了算!”
  一邊是最近幾年中國籃球大賽戰績糟糕,與世界籃球差距越來越大;另一邊則是第20個年頭的CBA,作為提升聯賽質量的洋帥,其生存空間卻越來越窄。在固步自封與變革面前,不管是中國籃協還是俱樂部,揚納基斯的話都是一種警示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洋和尚念不懂中國經)
創作者介紹

踢踢

hx28hxffz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